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 2714399815
QQ交流群:571081305
首页-天堂之死亡骑士的传奇

天堂之死亡骑士的传奇
发布时间:2016/07/20 查看次数: 出处 | 作者:匿名

死亡骑士

  年华渐渐流逝,躯体终将老去;

  血泪的誓言,却已铭刻灵魂。

  高傲与勇气,在誓言中永生。

  尊严和荣耀,只属于——

  握剑的骑士。

  (一)

  奇岩城的大门中分而开,一辆辆马车悠闲的从城门开出。车上的人兴高采烈,三三两两的聊着,人人都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兴奋不已。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奇岩城警卫似乎也被这种欢庆的气氛所感染,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露出了微笑。

  引子

  这片富饶的大陆上曾经有着四个王国。奇岩、海音、肯特、和风木。奇岩城,正是这片大陆最繁华的城市。作为全大陆最繁忙的金融中心和贸易中转站,天天都有数以万计的商旅涌入。因此,奇岩的富足也是其它王国难以比拟的,也是大陆游侠儿和探险者的必游之地。

  两个世纪以前,这片漂亮大陆宁静而安详。国与国之间关系融洽,人民生活富足,和善友好,对战争似乎已经淡忘很久。战争,只出现在古老的史书里,早已被封存。然而,130年前,不知什么原因,整个大陆被一片邪恶的力量所控制。原本和善的生物被这种力量所控制后,开始攻击人类。于是,原本安详的大陆到处布满了吃人的蜘蛛和妖魔,原本繁华的驿路也渐渐的荒凉。人们躲在村子和城市里,惶惶不可终日,生活开始变的颓废和失去控制。村民开始成群结队的逃出受到袭击的村庄。然而,一旦出逃便成了怪物口中的美食。

  这种情况直到伟大的思巴克女皇诞生才得到了控制。这位英明的奇岩女皇为了应付邪恶生物的袭击,开始联合其他王国组建一支强大的骑士队伍。来自各国精锐的皇族骑士和各地应诏而来的游侠,开始对大陆的变异生物进行清剿。同时,女皇下令征召全大陆最灵巧的手艺工匠和铁器匠人,成立了铁门工会,为勇士打造先进的铠甲武器。籍着这支强大的队伍,思巴克女皇开始了伟大的西征。由于英勇的女皇每战均身先士卒,将士们甘心抛头颅撒热血,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战,取得了辉煌的战绩。除了最边远的燃柳森林外,大陆其它地区的邪恶生物已基本肃清。为了彻底清剿边远地区的残存生物,女皇进一步扩招骑士队伍。

  (二)

  灯火通明。漫步在奇岩广场上的格素心理满怀感叹。新年即将来到了.可眼前辉煌的灯火丝毫没能给他暖和的感觉。富有远见的他从街上匆匆而过的行人和人们疲惫的脸上,深切的感受到辉煌的背后,思巴克王朝开始没落的景象。为了清剿肆虐的残忍生物,女皇举全国的人力物力大幅征讨,尽管战绩辉煌,但长年国力的损耗却也使得奇岩的经济开始萧条。尽管其它四国不时会对奇岩进行援助,然而,但是对于损耗巨大的战争来说,这些只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这点,从日益冷清的市场和人们疲惫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尽管女皇下令取消一切贸易限制的禁令以刺激经济的发展,然而,连年的征战早已使的经济疲不能兴。甚至,国内的臣民也渐渐开始有了一些抱怨的情绪,认为既然大陆的邪恶生物已基本被清剿干净,那些边远的地方就不必再派大军前往以至损耗国力。这些浅见的人们对藏在假象中的安宁深信不疑。

  只有他,格素,女皇最宠爱的禁卫队长,方能明白女皇悲天悯人的伟大情怀.这些邪恶生物生存和繁殖能力特强,假如只要给它们喘息的机会,他们的数量便会以几何级数迅猛增长,到那时,不用几年的时间他们便可迅速繁殖,重新充斥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他叹了叹气,摇头走向不远处灯火通明的皇宫。只有在那里,面对着坚强而漂亮的女皇,他才能暂时压下心头烦闷的情绪,在她睿智的话语中获得勇气和力量。

  海音。

  这个漂亮的都市曾经因为怪物的骚扰而满是断壁残垣。直到四大王国的联军开进海音,在海音王罗拔二世和思巴克女皇的领导下,怪物方被彻底清理。罗拔二世下令重修海音城。在蓝天碧海的映照之下,崭新的海音城和海音王宫正在显现着昔日的光辉。

  漂亮的海音城堡被柔和的晨光包裹着,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罗拔二世正在听取着大臣对思巴克女皇请求海音出兵援助剿灭燃柳变异生物的意见

  (三)

  海音。这是一个奇异而又神秘的国度。

  古老相传,神的女儿伊娃曾经统治着这里,将她辉煌的宫殿建在此处,庇佑着这片漂亮富饶的土地。然而,几千年前的一场巨变,伊娃宫沉入了海底,漂亮而善良的伊娃女神也不知所踪。直到如今,人们依然对这位女神鼎礼膜拜,似乎,女神总有一天会归来。

  由于神的存在,海音的权力架构也与其他国度不同。最高的决策权并没有把握在国王的手中。真正统治着这片土地的,是由神挑选的五位祭司。相传,女神伊娃在隐去之前,曾在伊娃宫留下五本典籍,上面记录着神的四种力量,另外一本,记录着几千年前的那场巨变的始末。只有经过神挑选的五个人,方能进入神殿的五个房间里,分别修习神的力量,并由其中的一人负责掌管着那本记录着沧桑巨变的典籍。

  “去请五位祭司!”面对着围绕援军问题争吵不休的群臣,罗拔二世开始头痛起来。其实大臣们也各有各的道理。海音历经怪物的洗劫,现在可谓是百废待兴,人民早已疲惫不堪。然而,奇岩女皇的忧虑却也不得不让罗拔慎重考虑。

  巴士瑟、卡士伯、西玛、马库尔、欧林五人表情肃穆,鱼贯而入,进入了辉煌的大厅。五人装束相同却不同颜色的衣服,让人可以一眼就辨认出来他们所代表力量。闹轰轰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谁都知道,他们神挑选的人,代表的是神的旨意,神,是不容违抗和亵渎的。

  “以神的旨意起誓,出兵是刻不容缓之事,这,也是我们五人的共同意见。希望国王陛下能恩准。”巴士瑟说道。

  “不,这不是我的意见!我不同意!”一向选择沉默的欧林忽然开口了。欧林,只负责掌管那本记录巨变的典籍,并不能修习神的力量。因此,通常他选择的是沉默和静思。

  “为什么?”

  “不要问我为什么。出兵,我绝对不同意。那只会带来一场更大的灾难。”

  “欧林,你在说什么?”卡士伯愤怒的道。大厅里的人面面想觊,欧林的话,也让其他四人感到愤怒和意外。“我们身上代表的,是神正义的力量。欧林,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傻话?你连修习神力量的资格都没有,凭什么反驳?莫非,你的心里就剩下胆小和怯懦?”

  面对四人的诘问,欧林并没有感到屈辱。相反,他的心里是一片绝望的死灰。自从他阅过典籍所记载的内容之后,那种不可抗拒的邪恶力量,便日夜开始伴随着他。每一天,都让他从噩梦中醒来,很快又沉入了更为惊怖的现实。

  “你们可知这世界的本源力量?”欧林忽然又开口了,不着边际的话语让大厅里再一次安静下来。

  “我要讲的,是典籍所记载的内容,我抱着这个秘密在噩梦中醒来又睡去。天天,我都能听到……都能听到他的咆哮与愤怒……这段日子,太长久了……到今天,每一个人都该有权知道。愿神能宽恕我。”欧林面对着已经沉没的伊娃神殿跪了下去,眼角分明有泪光在闪动。厅外,辰光照耀下瓦砾,竟然是一片奇异而邪恶的湛蓝。就象他心中常浮现的那狞笑的眼神……

  (四)

  奇岩。

  在皇城警卫敬佩的目光下,格素快步走进了皇宫的花园里。

  女皇穿着便服静静的立在一丛绿竹下,仰头看着天际的点点星光。那消瘦但坚强的背影让格素感到分外的亲切和沉醉。女皇对他来说,更象一位慈和的母亲。格素心里满怀着感叹。这样纤瘦的背影里,谁都不会想到,有着一颗如此伟大的心灵。

  “尊敬的女皇陛下,您好!”

  “你叫我什么?”女皇缓缓的转过头来,迎接格素的,是一双调皮而明媚的眼睛。

  “是你?奥,希尔黛丝公主殿下,抱歉。”

  “嘻嘻。你这人啊,还是这么毛躁。”

  希尔黛丝是思巴克女皇的二女儿,自从父母都在战争中死去的格素10岁时被思巴克女皇收养之后,她与哥哥伊弗利特便成了格素最要好的朋友。到现在,伊弗利特已经成为了一位坚强而勇敢的王子,希尔黛丝则继续了她母亲的优点,善良而漂亮。

  看着希尔黛丝调皮而又狡黥的目光,格素不由得心中有气。

  “尊敬的公主殿下,这么晚了,您还在想着我?”格素促的朝她眨了眨眼睛。

  此言一出,希尔黛丝马上抵受不住,红着脸大嗔道:“好格素,看我不叫哥哥打断你的狗腿!”格素顿时大乐。希尔黛丝羞红了脸,恨恨的盯着他。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花园的小径那边传了过来。“格素,假如黛丝舍得让我打断你的腿,我把自己的腿赔给你!”伊弗利特大笑着陪母亲从花园小径向他走来。希尔黛丝顿时大窘:“你们都不是好人!”逃命一般的掩面匆匆而去。三人相视大笑起来。希尔黛丝走的更快了。

  “女皇陛下您好!”“我的孩子,看见你们,我的心塌实多了。”

  “女皇陛下,怎么了?”女皇的笑脸渐渐的暗淡。格素的心中擦过一丝焦虑和不安。

  “边境探子回报,肯特王于3天前下令集结45万军队,同时在全国大范围征收粮草,假如一切顺利的话,军队与粮草将在两个月集结完毕。”伊弗利特接口道。

  轰的一声,格素的脑袋感到一丝眩晕。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不得不强迫着自己冷静。

  肯特与奇岩王室原本世代交好。现任肯特王勤政爱民,待人随和。然而,三年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肯特王性情大变,专权而残暴,在国内横征暴敛,弄的民不聊生。尤其是近两年来,肯特王垂涎奇岩富足,不时表露出吞并奇岩的野心。女皇最后一次西征之时,肯特王便不时找借口拖延援军的粮草与军备,由于这些原因,女皇的最后一次西征不得不在古鲁丁停下了脚步。

  肯特王选在女皇即将西征的这个时候集结军队,其用意自然不言而喻。

  “风木的援军呢?”

  “风木北边沙漠最近出现了数量众多的巨大的蚂蚁和毒蝎,并且不时会伴随着一些体型巨大的蜥蜴出现。据探子回报,风木王国为应付这些突如其来的怪物已经折损了近三分之一的军队。所以,风木的援军我们是指望不上了。”

  “由于海音的援军迟迟不见动向,此时离上次西征已半年有余,时不我予。我和王儿将在三天后率领军队出发,格素,家里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

  格素看着女皇坚定的表情,知道此事再无转圜的余地,红着眼圈,点了点头。

  银白色的铠甲在微微的辰光里泛着淡淡的寒意。

  一队队的骑士整洁的从奇岩城源源不断的开出。

  格素、黛丝、伊弗利特和女皇静静的站在城头,看着远去的队伍。女皇微笑着摸了摸格素的头:“格素,此次出征,我带走了国内大部分精锐的骑士。如何应付肯特王,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难题。返回之时,我将路经肯特国境。以肯特王之性情,自然是求之不得。那时,势必有场恶战。幸好有你们三个孩子,我平生无撼。黛丝我交给你了,你帮我好好照顾她。”

  当格素看着女皇纤瘦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的地平线尽头之时,怀里的黛丝却表现着难以言喻的坚强。“我知道,母亲一定会胜利的回来。”她的眼里,闪现着对母亲的骄傲和深信。

  朝阳冲破了地平线,辰光给奇岩城堡批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这个伟大的都城,是否也会有陷落的一天?格素深情的看着怀里的黛丝,心里涌现着万丈的豪情。不,它是不会陷落的!

  (五)

  “这个世界有两种本源力量,就是善和恶。在这个世界初始之时,善恶两种对立的力量慢慢凝聚成型。于是,善神殷海萨和恶神格兰肯诞生了。他们一个是正义和善良的化身,一个带来恐怖与黑暗。从他们诞生的第一天开始,便不断的进行的争斗。几千年来,这场势均力敌、永无休止的争斗终于在一种会思想的生物——人诞生之后开始终结。善神殷海萨收集远古人们心中对善良的向往和追求,不断增强自己的力量,终于彻底压服了格兰肯,却也耗尽了自己的神力。格兰肯在沉睡之前创造了四个邪恶的化身,一种叫龙的生物。并将自己仅存的四种力量分别注入它们的体内。它们体型庞大而残忍,会思想又布满了神力。由于格兰肯对人类的愤恨,它们大肆屠杀人类。当人类就快被屠蓼待尽之时,殷海萨用仅存的力量也创造了他的女儿——伊娃后也开始沉睡。伊娃,这位正义的女神利用自己手中的三叉戟和无边神力一一封印了四大龙——火龙巴拉卡斯、地龙安塔瑞斯、水龙法利昂、风龙林德拜尔。人类才得以将息。然而,由于伊娃的神力偏向于水,于是给了水龙法利昂以喘息之机。当封印稍微动摇之时,它脱离本体,化身为一个英俊的少年,勾引了伊娃身边的侍女,并且利用她打开了封印结界。由于法利昂在潜伏的日子逐步把握了人的特性——善神的本原力量,而变的更为强大。因此,一场大战下来,法利昂虽然勉强被伊娃封印,但伊娃也耗尽所有的法力,重归父神体内,伊娃宫殿也沉入了无边的海底。

  现在,它……它的封印又开始动摇了。我不知它什么时候将会脱困而出,但我日夜都能听到它的咆哮与愤怒……现在,它的力量越来越大,我怀疑它不用多久就会脱困而出,没有了神的庇佑,我们的末日……就快要来临了……”

  “它又在叫我了!”欧林象疯了般的狂冲出去。

  海音皇宫大厅象死灰一般的寂静。只剩下欧林嘶哑而略带惊惶的声音在回荡。

  (六)

  夜幕降临。

  格素坐在皇宫的月台上,仰头数望着天上的星辰。

  女皇已经出发两个月了。肯特王的军队也已经集结完毕。在女皇离去的这两个月之中,格素竭尽所能,数以倍计的提升着奇岩城的防御力。所有的城楼箭塔都重新加固,城门也进行了加厚,铁门的工匠在日夜赶制着箭矢。招募新兵的公告已发出,英勇的军队天天都有新鲜的血液注入。边界的驿站都进入了战时的戒备状态,所有探子全部出动。有关肯特军队的情报不断象雪片一般的飞来。这一切,多少让格素心里塌实了些。

  忽然间,格素感到自己的肩背上多了一双手。那双手小巧而暖和。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谁。

  “黛丝,我不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些是否能够让奇岩的臣民不用背弃他们的家园而四出逃亡。我也只能尽到我最大的能力了。”

  黛丝并没有回答他。格素不解的回过头去,接触到的,是黛丝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眼睛。她在深情的俯瞰奇岩。

  “你看,那边是奇岩的集市。点点的烛火下,他们现在肯定围坐在一起愉快的吃着晚餐。真不愿意使他们感受到战争的气息。假如没有这场战争,该有多好。”

  “是碍…假如没有这场战争,我会带着你四处流浪。去海音看看无边大海,去欧瑞看看雪花飘舞的美景……”

  “海……是埃”黛丝的眼里闪着憧憬的光线。“我曾经听赛尼斯说起过,她说,那一片蔚蓝的海水一直延伸到天际,有漂亮的海鸥从头顶飞过,还有着雪白浪花冲刷的海滩……”

  “赛尼斯?哦,你是说肯恩的妻子吗?听说,她是从海的那边过来的。我曾听肯恩说过,海的那边有两个漂亮的姊妹岛屿,一个叫歌唱岛,一个叫说话岛。那里是赛尼斯的家乡,曾经是神居住过的地方。而且,那里出生的人们大都会一些神奇的法术,听说是他们祖辈流传下来的,而且赛尼斯好象还是其中的佼佼者。不过我倒是没有亲眼见识过。”

  说着说着,格素的脸渐渐的阴暗下来。

  “黛丝,你怎么看待肯恩这个人?”

  “肯恩?”

  “恩。他的眼神里总是不时闪过一些难以明白的事物,让我感到困惑。不过眼下人手这么吃紧,我不得不把奇岩皇城的亲卫队交给他。究竟,他曾追随女皇征战多年,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一直都很忠心。”

  “但是,他还有她的的妻子,总让我感到一丝不安。希望这些都是错觉。”

  “恩……真希望你是错觉。”话虽说着,黛丝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好了,我们别想的太多了。你也早点睡吧。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格素轻轻的搂紧了黛丝。

  夜深了,明月洒满一地,轻轻的拉长了他们相拥的背影。奇岩城是一片深寂的宁静。只有风儿不时顽皮的拂过这对恋人。